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公众号转让,微信公众号交易平台,公众号出售购买卖价格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IBM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Watson在一档智力问答节目上战胜了两位人类冠军

2019-10-25

AI打榜

  • 1997年,IBM公司“深蓝”超级电脑击败国际象棋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
  • 2011年,IBM开发的人工智能程序Watson在一档智力问答节目上战胜了两位人类冠军。
  • 2016年1月,AlphaGo以5:0完胜欧洲围棋冠军、职业二段选手樊麾。
  • 2016年3月,AlphaGo与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进行围棋人机大战,以4比1的总比分获胜。
  • 2017年5月,AlphaGo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3比0打败世界围棋冠军柯洁。
  • 2018年6月,OpenAI宣布其研发的人工智能OpenAIFive已经能在Dota2 5V5团战中战胜人类。
  • 2019年7月,世界排53的国际特级大师Igors Rausis被拍到在厕所中使用AI作弊。
  • 2019年10月,OpenAI通过强化学习训练出来的AI系统可以支持机械手单手玩转魔方,就算人类也难以做到。

在不断优化的算法和日新月异的软硬件设施保障“后勤”的前提下,AI就像是进击的巨人一样不断突破人类坚守的围墙,并在最后堡垒中“大肆破坏”;而面对这一切的人类却似乎无计可施。

从最初深蓝战胜卡斯帕罗夫的震惊和恐慌,到AlphaGo战胜樊麾、李世石、柯洁的惊奇和围观,乃至于面对Igors Rausis使用AI作弊的揶揄和鄙夷。

不知不觉,AI战胜人类精英已经不足为奇,甚至算是家常便饭,而我们再一次的震惊之余也慢慢认同了一个无奈的现实:AI本该比人类强大。

2. AI进化

一方面是人类自身不断失守,另一方面却是AI不厌其烦的给自己的王冠上镶嵌各种“头衔”。

能够自己学习、发现原理也就罢了,它还能惟妙惟肖地模拟人类大脑和行为进行“艺术创作”。

  • 2017年12月,《科学》杂志上显示:AlphaGo Zero在三天内自学了三种不同的棋类游戏,包括国际象棋、围棋和日本将军棋,而且无需人工干预;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每秒只计算6万个位置的AlphaGo Zero通过自主发现国际象棋的原理能够“愚弄”并“瘫痪”每秒计算6千万个的Stockfish,而且百场比赛无一败绩。
  • 2018年5月,Google Duplex可以以假乱真地使用自然语言与真实人类对话沟通。
  • 2018年11月,搜狗与新华社合作开发的全球首个全仿真AI合成主播亮相。
  • 2019年2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团队利用人工智能算法,训练出了一款可以自主认识自己身体的智能机械臂,该机器人被定义为“具有自我意识”的新型机器人。
  • 2019年8月,清华天机AI芯片登Nature封面,作为全球首款异构融合类脑芯片能够实现自行车无人驾驶;Google带来一种手语识别算法,可以帮助理解他人的手势行为。
  • 2019年9月,日本京都的数据网格有限公司开发了“自动生成全身模型 AI”,可以自动生成不存在的模特的高分辨率全身图像。
  • 2019年10月,中国平安人工智能研究院打造了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我和我的祖国》;微软带来的AI新技术可以让头像照片动起来,并有感情的“讲话”;而DeepFakes在换脸之后,还预谋进军“全身”领域。

如果人工智能只是按部就班的超越人类精英,在视觉疲劳之后我们不会有任何意见。

但是人工智能拥有了一切近似于人类“本能”的天赋之后,在资本和利益的蛊惑下就难免失去试探某些边界。

它从曾经的积极进取,表现出越来越强的“替代性”。

3. AI危机

人工智能什么时候才能完成觉醒天衣无缝的取代人类,我不知道。但从材料、造型和情绪的设计趋势来看,人工智能越来越像人了。

或许,厕所中向AI求助的象棋大师还能让你哂笑。而AI正在“成为大师”这条远大前程上,一路狂飙。

5月份,微软小冰就以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夏语冰”的身份参加了央美的研究生毕业展;隐藏在“夏语冰”这个代号背后的微软小冰并不起眼。

但在7月份,小冰在央美就有了自己的个展《或然世界》。

和伦勃朗的女儿、威廉·吉尔平的女儿、马蒂斯的模特、伊藤博文的宠伎等人在一起的微软小冰俨然正在走向“毕加索”的神坛。

而这还只是AI不经意间表露出的野心。

如果AI想要制造混乱,那再简单不过。

与一夜之间在朋友圈掀起渲染大波的ZAO不同,Deepfake虽然低调但却因为色情被推上风口浪尖,96%的视频都是色情视频一度让Adobe、Google、Facebook如坐针毡。

这还只是AI在作恶方面的小试牛刀。

而一旦AI耍起心眼人类就像个白痴:在谷歌和斯坦福2017年的一项研究中,为了完成图像转换的任务,CycleGAN在训练过程中通过人类无法察觉的某种“隐写术”,骗过了它的创造者,给自己留下了隐秘的“小抄”,然后顺利完成了任务。

在OpenAI 2018举办了首届强化学习竞赛Retro Contest中,有一个案例的人工智利用游戏中Bug更加快速完成任务。

一群研究者2019年在整理AI为了完成任务作弊List中发现,AI在玩俄罗斯方块的时候会直接暂停游戏,在玩井字棋的时候,会做出奇怪的步骤让对手崩溃。

当AI在能力上胜过了人类精英、在潜力上又拥有无限的可能;或许,我们不怕人工智能在极短时间内掌握人类无法企及的专业技能,但它们也能走“捷径”的小聪明却是有点让人触目惊心。

哪怕,2018年12月,欧盟已经为此准备了一份“人工智能道德准则草案”,但这有没有用还需要打一个问号。

4. AI脱缰

当然,我们怕的不是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本身,也不是人工智能超神达到了人类无法企及的高度;毕竟,现在在某些领域我们早就不是机器的对手了。

我们真正怕的是人工智能超出我们的掌握,而现在它已然靠近了我们的警戒线。

在大多数科幻电影里,人工智能就是一部没有感情只有理智的机器;但在现实生活中人工智能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食人间烟火,以至于AI茧房、偏见和暴力愈演愈烈。

AI茧房不必多说,尤其是现在的“个性推荐算法”大行其道,不管是资讯、购物还是短视频它们已经深度渗透我们的生活。

虽然短时间内似乎没有什么恶果,而且还能“精准”推荐我们想看到的内容;但长此以往在这种虚假繁荣之下,被相似内容“投喂”的我们就可能丧失主动探索这个世界的兴趣。

AI偏见这个比较容易理解,毕竟不管是统计学习还是深度学习AI它们都少不了巨量的数据;而数据本身就不存在绝对的公正,人工智能又如何能够独善其身。

  • 2016年5月, ProPublica的调查记者披露全美用于预测未来犯罪情况的软件COMPAS对非洲裔美国人存在偏见。
  • 2018年2月,麻省理工学院Joy Buolamwini发现IBM、微软和中国公司Megvii最新的性别识别AI可以在99%的情况下准确从照片中识别一个白人的性别,但女性黑人准确率会降至 35%。

AI暴力也不难理解,不管是“算法没有价值观”、还是“唯算法论”,这都不是AI撇清责任的依据;而现阶段AI无法承担的责任自然就需要AI的所属主体分担。

  • 2018年3月,Uber无人驾驶测试车撞死行人,当时车上还坐着一名司机。
  • 2019年4月,波音公司CEO米伦伯格就两起波音客机坠机事故导致近350人丧生向遇难者家属道歉,表示事故原因在波音公司一方;波音承认事故的主要原因是飞机的自动防失速系统(MCAS)“故障”。
  • 2019年9月,10架无人机攻击沙国国家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的两处设施,已造成两设施暂停部分原油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