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公众号转让,微信公众号交易平台,公众号出售购买卖价格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英语教育往事:一部商业的进化史

2019-11-19

随后,洋泾浜英语课本悄然出现,上海大街小巷的商人用着从《鬼话》(Devil’s Talk)上搬来“today 注为土地,man注为曼”的蹩脚英语和外国人讨价还价。

在“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教导下,“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恭亲王奕欣从外国弄到了大量机器,却没有懂洋文的技术人员,怎么办呢?为了长久解决这问题,容闳跳出来提出“留学教育计划”,曾国藩与李鸿章一听,哎呦,不错哟~

于是联合上奏清廷“由政府选派颖秀青年,送之出洋留学!”该计划得到清廷批准,并在上海成立了总理幼童出洋肄业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英语游走在中国教育的边缘。直到1902年,清政府为它正名,颁布了“钦定学堂章程”(壬寅学制),规定全国的中小学堂外语课以英语为主。这是中国近代第一个以中央政府名义制定的全国性学制系统,由此开启了我国全国规模的外语课以英语为主的先河。

二、完善

改革开放以后,国家恢复了中小学英语课程,课程标准更加具体化、系统化、人性化、规范化和可实施化。英语列入高考科目,从此英语在国人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中国国内一些大中城市的商场酒店等窗口单位开始重视员工的英语学习,营业员们在课上学习简单英语会话,迎接外宾。

乘着改革的春风,1978年8月28日至9月10日,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外语教育座谈会。会议指出,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加强我国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往来,迫切需要加强外语教育,培养又红又专的外语人才。

这次全国外语教育座谈会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次由教育部组织召开的专门研究我国外语教育的会议,吹响了外语教育改革的号角。

三、英语潮

1981年5月,中美代表团在华盛顿签署了“托福入华”协议。同年12月11日,托福在中国的首次考试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同时举行。托福考试进入中国后,为国人打开了通往国际教育的大门。

从1982年1月开始,每到晚6点20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中的院落里就响彻着地道伦敦口音的英语对话,那是人们跟着电视里播放的英语教学片《跟我学》(Follow Me)在学英语。这让长期学习语法英语、说口号英语的中国人体会到了一种颠覆性的英语学习方式,也为国内的学英语热添了一把火。

两年后,在西安某高校内,各大研究生在联谊活动上的“英语角”用英语热烈交谈。


不仅是学校,1993年《北京人在纽约》的热映,“出国热”也在这时兴起,让无数青年多了一条实现梦想的途径。他们都希望“出国镀金”,而出国的第一关便是通过国外的托福、雅思、GRE等英语考试。

知名度最高的九年义务制教育初中英语教材,被80后亲切地称为“李雷、韩梅梅版教材”。当时的教材更加注重情景交际,设计了大量情景故事形式的教学内容。那时中国人学习英语的方式仍是停留在以背诵为主体的传统方法上,很少有应用的机会。

出国热、考研热、四六级考试不断升温,从上世纪90年代起,英语培训便成为一个新兴产业迅速扩张。

四、转变

不满足于“应试英语”、“聋哑英语”的人们开始对英语教育提出了更高要求,一些突破传统的英语学习方法开始火爆,例如李阳的“疯狂英语”。

1988年的兰州大学,一位名叫李阳的大二工程力学系学生正在吃着拉面庆祝自己获得了全校四级英语考试第二名!这是他多次考试扑街后的首次胜利,逆袭的法宝是他后来赚得满盆钵体的“疯狂英语”。

这种集“听说读写译”于一体的英语学习方法,解决了当时人们根本无法用英语进行自由交流的难题。

炎炎烈日下,李阳在台上挥舞着手臂,台下密密麻麻的学生每人手持一本《疯狂英语》。李阳高举着教材,台下学生高举着课本;李阳大声地朗诵,台下学生跟着他一起大声朗诵;他们激情澎湃,声音高亢,喊得脖子涨出青筋,眼神里充满了坚定,仿佛英语高考不在话下,四六级信手拈来,出国不成难事。

除了台上的疯狂,也有台下的热闹。到了卖书环节,许多学生纷纷抢购,堪比超市打折后涌入的大爷大妈。在演讲结束后,清晨的草坪上、午后的走廊上以及夜深的操场上,总能看到捧着《疯狂英语》的同学在大声朗诵,吓到路人一脸错愕。

当然,这只是李阳大大小小演讲里的一个普通缩影,最大的一次盛况发生在1990年的太庙万人演讲上。


学英语是为什么?

Make money!

台下万人顿时欢呼雀跃,企业家们跃跃欲试,今天依然有不少英语培训者践行着这样的“真理”。

李阳在各种各样的场合里重复着他的上述言论,用煽动性语言来调动观众的情绪,用高声的呼喊引导观众心理发泄,制造出狂热的现场氛围。

此后,听一场李阳的疯狂英语演讲,本质上跟听一场传销宣讲会没有什么区别。

五、现状

“学习英语吗?成人英语了解一下。”

相信很多人路过地铁站、商场时,都会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只要你拿过对方手上的宣传单后,就会听到喋喋不休的课程介绍。更甚者,会陪着你跨过天桥、地铁站、商业街,大有不报名就陪你走路回家的势头。

对,这就是成人英语培训,一门针对在职人员量身定制,快速、高效学习英语的“生意”。

如今,不少成人英语培训机构都号称是小班制、口语化、强应用,可以在短时间提高在职人员的英语水平。

但是随着韦博英语“暴雷”的新闻传出,更多的内幕被爆出,整个行业埋藏深处的秘密开始浮出水面。作为成人英语培训行业中的知名品牌,韦博英语从10月份开始大量关闭线下门店,“跑路”、“破产”的声音甚嚣尘上,外界也逐渐看到成人英语培训的另一面。

不仅是韦博英语,包括华尔街英语、英孚英语等多家英语培训机构也正深陷退款纠纷,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正让部分教育培训机构过度商业而丢失了教育的本质。

根据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的《2018年1至8月教育培训类投诉分析》一文显示,2018年1至8月,仅上海市消保委就共计受理教育培训类投诉4174件,同比上升27.1%,争议涉及金额3502万元。

其中外语培训类投诉就多达2140件,超投诉总量的一半,培训机构存在推销乱象重重、经营本末倒置、付款方式欠妥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