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来到微信公众号转让!
公众号转让,微信公众号交易平台,公众号出售购买卖价格 24小时服务热线: 4000-163-301

新闻动态

NEWS CENTER

知识需要转化,就像程序需要调试

2019-11-19

2019年3月10日,林壮壮在公众号上发了第一篇文。那是个初春的午后,她刚睡醒,抱着一个苹果边啃边打开电脑,随手注册了一个公众号,把自己去年在公司KM上分享的一篇长文丢进去了,然后关闭网页,出门觅食去了。

因为是临时起意,她没多想,找了个肌肉男的表情作头像,懒到连公众号名都径直延续了个人微信昵称“健壮的大姐姐”。所幸她保留了一丝理智,看到公众号介绍一栏,好歹停下来想了想,然后郑重地填了四个字:“写着玩儿”。

酷。她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开玩笑,直到现在,她依然没开公众号的评论(受条件所限)、没建社群(没时间经营)、参与的线下活动(懒)更是寥寥无几,偶尔和几位诚心的读者见面碰撞下想法,仅此而已。

这么看来,与其说她在写作,不如说那是她不定期的工作复盘和自我总结。早在很久前,她就在公司内发过一些文,并坚信,有些话与其烂在心里,不如找个更为开放的树洞倒出来,然后持续地激励自己刷新对工作的思考,倒也不失为一个很棒的方式。

她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去做了。

8个月过去了,林壮壮以不甚规律的频率陆续输出十来篇文章,读者不多,但喜欢她的人都很真诚。运气不错,她在公司内发的文章有不少人喜欢,所以公众号的第一批读者基本都是公司同事。让她意外的是,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刚出来就收到了出版社的出书邀请(她第一反应这铁定是骗子),随后36氪、人人都是产品经理等十多个大v平台也陆续提出了转载申请,她这才清醒过来了。

要说感觉么,第一反应是呆怔,然后是受宠若惊、备受鼓舞,最后回归平静、继续咸鱼。

这是林壮壮的故事,平淡无奇,没什么水花,更谈不上波澜。非要下个定义的话,感觉更像是一只纸鹤,乘着某个春天午后的风,悠悠然晃到了现在。要细细回溯起当时的情景,是什么潜在的动力驱使她写作?甚至,在更早之前,为什么会考虑在公司内发文呢?

艾宾浩斯遗忘曲线告诫我们,人的记忆不可靠也相当难操控,在适当的时机对这些所见所得所感进行回溯、归纳、转化、分享,于己于人都大有裨益。每个人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那么,如何将这些闪光点汇集起来,加以转化,让更多的人看到这束光呢?

写作是转化知识的一种方式,是隐性知识转化为显性知识的途径之一。你可以选择先深蹲蓄能,再迈步起跳,挥洒能量。这个过程中你爽了,你得到了释放;别人也爽了,他们获得了你的能量。多么难得的体验。

而知识转化又不仅限于写作啊,你看,日常工作上的汇报、项目的复盘、开展的培训,哪怕是写一封邮件、一份调研报告、一段总结陈述……这都是一种知识的转化。

如此说来,知识的转化成了摆在眼前最直接的问题。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转化知识呢?

在谈知识转化之前,我想先分享几个读者问过的问题:

“咱俩的工作内容非常类似,你说的方法我也懂,但我没法总结出方法论让团队内其他人学习,不知道有什么技巧没有?”

个人知识集体化,把个人脑中的知识变成集体的公共知识。

“怎么才算是对工作的总结反思?经验如何才能不仅是经验,而是一种可被复制的套路?”

隐性知识显性化,把个人长期积累的经验总结、规范、标准化成一个模式,该模式是流动的、可复制的。

“我想在团队内建立知识库,不知道该通过什么工具或平台去交换知识?”

建立共享知识系统,个人或集体通过系统的知识共享平台,让每个人的能力都通过共享得到放大。

发现了没,上面提到的具体问题,我都把它抽象出一个概念,并简要地给出对应的方法了。某种程度上,这也是一种对信息的提炼和总结。

那么,究竟该如何去转化信息、管理知识,建立自己与周边一切的连接呢?

2. 知识转化

咱们先来说说,什么是知识管理?

美国德尔福集团创始人之一卡尔・费拉保罗给出的一个定义是这样的:

对企业而言,知识管理就是就是要建立企业的知识管理体系。运用集体的智慧提高应变能力和创新能力,是为企业实现显性知识和隐性知识共享提供的新途径。

同样,对个人而言,工作是我们实现个人价值的加持手段,扪心自问,你是否在工作中过多地消耗自己?比起明确to do list,有多少list是可以划掉的?而这些被划掉的清单里,又有多少是可以通过你构建的知识体系去标准运作的?除了萃取经验之外,每天面对网络上五花八门的碎片化信息,你究竟能吸收多少,能将这些零散的信息转化成显性知识吗?

《Knowledge Management in Theory and Practice (MIT Press)》一书里针对知识转化提出了一个DIKW的概念,即数据、信息、知识和智慧。在此我对DIKW一一做下解读。


先说数据(Data)

不妨试着回想下,你每天接收到了多少数据?

远的不说,我们就来看下你手里的手机。德克萨斯大学商学院阿德里安·沃德教授的团队有过研究:

“哪怕只是视野范围内有一部智能手机,就会显著降低人的认知能力。手机具有难以抵挡的魅力,只要你一看它,就要花费大量宝贵的精力努力不去看它。”

说来惭愧,我之前在图书馆写这篇文的时候,特意把手机留在了家里,不然我没把握能忽视它向我发射的爱心光波。

诚然,手机带给我们各种便利之处,移动阅读成为主流学习的途径。但是,它带给我们的是知识吗?

不,不是的。我们接收到的是不计其数的碎片化数据,这些数据是离散的,无法在我们脑中成体系,几乎是过目即忘。比如:你听的线上课程、浏览的新闻、参加的学习沙龙、甚至在你看到这篇文后,3小时遗忘50%,3天后只剩下20%,3个月后,什么都没了。

可是,当你有目的性地捕获数据时,那就不一样了。你是有目标的、带着需求来阅读的,你会刻意去训练自己,对这些数据进行比对、分析、综合,并进一步转化为信息。

再来说信息(Information)

信息是什么?它为数据提供上下文,通常存储在半结构化的内容中,便于查询、重用,使得错误不再重复,工作不再重复。

我们太习惯展开“干货”式的伪学习,要么是大脑偷懒、附会旧知,要么是只关注核心观点,却忽视了该观点的前因后果和适用边界。

比方说,前两天我听到一则简讯:工信部正式发布通知,从双十一开始手机携号转网的服务全面实施,月底前各大运营商必须支持此项服务。

乍一听,这消息还挺喜人,作为用户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是吧?那么,这是信息吗?不是的,因为它经不起推敲。

为什么这么说?

不妨试着多问几句,然后自己补充下相关数据: